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1)

  就写点大学调调的颓废日子(并不)  大学这种环境,说澎湃不澎湃,说安逸不安逸;年轻嘛,不作死也是瞎折腾。谈恋爱也是挺纯,比高中强不到哪去。花着父母的票子,心里对未来又期待又迷茫,上来那劲儿再谈个朋友,日子就这么消磨。也不想把普通人渲染得太出众,那就失了现实感了。爱客这对,个人理解是往平淡了脑补比较打动人。不过到底也是自己写着消遣(其实本渣还是挺忙的哈哈哈)尽量不写其他人,因为只打了爱客的标签,并且对万合其他主创的性格特点拿捏不准,怕误伤(笑) 但实在喜欢爱客这对cp,如有雷人之处,请多包含;雷太厉害本渣就删。新人入圈,请多指教。如果喜欢,欢迎可劲儿爱我(凑表脸)

正文——

  刘浩在9月份迎新时认识了罗宏明,那时他大二,学着一个挺烧钱的专业。那天他一新闻资讯中心部长跟部门的好几个干事在校园里到处跑腾接新生,指路领路浪费口舌应付着新来的提出的各种傻逼问题。学生会的那些个部长大中午就跑过来找他,一块儿坐在能把屁股烤熟的“询问处”前的塑料椅子上,一边拿废弃表格扇着风瞎扯淡,一边往嘴里巴拉着廉价盒饭。罗宏明就在那时拉着个行李箱左顾右盼地走过来,问他们软件学院宿舍楼在哪。
  哥几个姐几个跟饿死鬼托生的一样,挨个一嘴饭,嚼半天,也腾不出嘴来回答这个新来的。刘浩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嘴里还嚼着饭,闷着声儿地就给他连说带比划。他就觉得饭太干,噎得慌,还渴。新来的就呆呆地递了一瓶矿泉水过去。
  “哥,喝点水,慢点儿说。我没听太清楚,有点儿懵逼。”他说。
  刘浩当时有点感动,就决定亲自给这个学弟带路。
  刘浩走路上就跟这个新生闲聊,问他学什么专业,叫什么名字。
  “软件专业的。我叫罗宏明。”他说。
  刘浩觉得这名字有种跳脱的年代感,他就这么跟罗宏明说了。这学弟的反应也是逗,“呃”了半天也没个下文,有点呆。这学软件的还真是挺...内向。然后罗宏明问了刘浩同样的问题。
  “动画。刘浩。”刘浩说。
  “动画?好高端。你们都学些什么?”罗宏明推了下沾着汗珠的鼻梁上快滑到鼻尖的眼镜。
  “高端个屁,学的基本都是些理论课这种屎,好像上一堆理论课就能解决技术问题似的。”刘浩苦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暗黑鸡汤,显得我跟个愤青一样。”他放下帮罗宏明提的行李,捶了下电梯的上行键,引来一旁窗口里的宿管大叔一记瞪视。
  罗宏明就笑,说,哥你怎么这么逗。
  刘浩看他笑的那个纯真的样子,一边在心里感慨着新生特有的干净和希冀,一边想着这男孩一年后能是个啥状态。他想着想着电梯就到了,期间他俩也没再怎么聊。电梯门一开就涌出一堆人,学生、家长、学办老师都有,热气直扑过来。有的一看就新生,出来就转向找不着北,一脚踩在刘浩鞋上,完了就慌张地一个劲道歉。刘浩形式上安慰了一下那有点崩的学生,一把拉过不知道躲人,呆站在原地的罗宏明挡在身后避开人流,一脸的生无可恋。
  之后刘浩又风度翩翩地为宿舍有人不规矩私自调换床位的破事儿给罗宏明拔创,不吐脏字儿地就让那不讲理的学生尴尬地挪了窝。
  罗宏明临了跟刘浩要了联系方式,还问他们部门什么时候纳新。
  “大概你们军训快结束的时候吧,你想进的话到时来面试,跟几个部长副部聊聊就好。”刘浩说。他看着罗宏明兀自在“联系人姓名”一栏写了“浩哥”俩字儿,勾了勾嘴角笑笑,也没说什么。
  后来罗宏明穿着军训服去刘浩部门面试,也不知到底哪来的绝对优势,就生秒下去好几个新生,给留下了。副部跟刘浩说,这小伙子呆呆的,好萌。刘浩看着那张申请表上的证件照乐了好久,说,录播室不能用他,面瘫。放摄制组里跟着我跑新闻吧。
  刘浩对罗宏明认识的改变,始于一次选课事件。这事后来在学校还挺轰动,致使学校开始重视起校园官网系统的防火墙升级问题。刘浩着实被新生罗宏明的编程能力吓尿,说他年纪轻轻就这么屌,很有做黑客的潜质。罗宏明听后声称自己不做黑客,走也是走白道。刘浩就笑称他为“白客”。然后新闻资讯中心的干事们跟他共事的时候就跟着刘部长一块调侃他。罗宏明就成了继“新闻台的那个大帅比刘浩”之后又一个软件学院的风云人物,并且有超越刘浩的趋势。

——tbc——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