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3)

前文可主页。

——

  选课事件后,罗宏明走在校园里被认出的频率颇高。他一挺内向的人,其实是应付不来这种突然的追捧的。所以,当他刚下了Java课,打算翘了一会儿的大物,跑去跟院队的同学踢球,却撞见一“大长腿”踩着高跟鞋蹦跶过来问他是不是那个“软件专业的罗宏明”时,他半张着嘴站在原地呆愣了好一会儿,油然而生一种想逃跑的冲动,但脚又迈不开步。

  “对不起,我是不是吓着你了?”长腿美女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小步,捋着耳后的头发,长长的马尾扫在肩上,衬着她形状漂亮的锁骨。

  “啊……没。”罗宏明得稍微抬点头看她。心想着,这女孩个儿本来就高,还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不累么?

  “那就好。”女孩笑着,“我是表演系的小c,想跟你认识一下。我觉得你好厉害!”

  罗宏明在想,要是踢球去晚了,会不会首发阵容里就没他了。

  “哦,艺术院的啊。诶,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超炫的录音棚?”罗宏明像是回过神一样看着面前的女孩。

  女孩的面部表情瞬时有点儿僵硬。


  ——回到迎新晚会那晚

  刘浩在后台揣个对讲机到处晃悠,应付着演员、主持人或者工作人员的各种需求。那个女主持是从外校邀请来撑场的,脾气高傲得冲天,台前一副温婉懂事的样子,在幕后却像个不讲道理的事儿逼。她就见着刘浩时才收敛一点,放柔了语气,跟他抱怨他手底下干活儿的小东西们多没眼力劲儿,不支持她工作云云。听得刘浩简直想翻白眼。

  刘浩给她个“稍等”的手势,拿起对讲机说“灯光注意跟上”,又拉住一个抬着道具满头是汗的文艺部新生,叫他帮着那边那个“戴眼镜的男孩”抬黑场过后要用的钢琴。然后才把注意力转回到女主持的脸上,挑着眉问她,“刚说到哪儿了?”

  她满眼的伤感,“我脚疼。”

  刘浩想,真他妈哔了狗了!你脚疼跟我说个屁啊?难不成我背你到台前主持去啊!

  于是他勾着嘴角,“所以您需要我做什么?”然后眼睛仍盯着这女孩,拿起对讲机放嘴边,“剧务赶紧去把道具撤下来!”

  “你帮我找把椅子让我坐下歇会儿行么?”她突然就没了气场。

  刘浩随便给她找了把椅子放下就走了。

  那女孩正坐那失落着,刘浩在新闻资讯中心的副手又漫不经心地路过她,丢下一句,“别自作多情了大姐,你看上的那个帅比不喜欢女的”,然后潇洒地走开,内心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

  那女孩看上去快哭出来了。


  罗宏明是有节目的,跟另一个新生搭档唱歌,他负责说唱部分。

  刘浩就倚着后台的墙看他跟那叽里呱啦地叨逼,还嘴角带笑,看得挺享受。手里对讲机一个劲叫他,他也充耳不闻。

  接着,他身边就多了一个低气压的人。

  ”他妈的不能一会儿领回家看啊?刘总,后台指着你调度呢,你倒跑这儿‘春光乍泄’来了!“那人简直要吃人。

  ”不是还有你?“刘浩眼睛都没挪地儿。

  那人一巴掌糊自己脸上,从上到下用力抹了一把,”我擦你搞我是吧?你把女主持整哭了,自己拍屁股走人不说,你连本职工作都不管了。我给你一捧花,你现在就冲上去求婚吧我擦。“

  刘浩叹了口气,举起对讲机,”一会儿黑场,B组的上去赶紧撤话筒架,合唱团走位不变“。想了想,又转头问旁边,”那女的哭完没?不行换个替补的上吧“。

  那人跑走一会儿又回来,从容了许多,抱臂顺着刘浩的视线看过去,”就他,下午彩排时帮着架设备,一时找不到别人,让他对着话筒说话,给试试音。其实嗓子不错的,来我广播站吧。我那个‘黄金九点’的drama正缺男声。“

  ”跟我这儿挖人啊?谁都能领走,他不行。“刘浩斜了他一眼说道。

  ”心疼啊?“那人嗤笑。

  ”你们这些艺术院的,作风不正,再给他带坏了。何况还总晚上做节目,他课多,没空。“刘浩说。

  ”我擦……刘小爱你在咱圈子里人尽皆知的耍得开,你跟学校里装得人模狗样的,你好意思说艺术院的‘作风不正’?而且我他妈是学金融的,你个傻逼。“那人哭笑不得。

  刘浩低头轻咳了一声,”斌子,别在这儿叫我‘小爱’成么,学校跟酒吧里不一样。“

  叫”斌子“的也懒得再这么无趣地矫情下去,就正经起来,”看你这样儿是真喜欢上了。这刚认识几个月啊?“

  ”真喜欢,跟时间长短没关系,就……喜欢了。“刘浩语气满溢着无奈,看向那手执话筒叨逼得正投入的男孩的目光都是宠溺的。

  ”别耗着,赶紧追。他现在出名得很,你不上就让别人抢了。“斌子说。

  ”你说这软件院,除了动画系,还有别的专业有出产弯男的可能么?“刘浩语带讽刺。

  斌子烦躁地捋了把头发,”搁你这儿,不跟艺术沾边儿的还都不能出柜了。你丫就给自己找事儿吧。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俩人回应了观众的喝彩后谢幕。

  刘浩就冲笑着看向他的罗宏明温柔地勾起嘴角,”他一看就没谈过恋爱,万一哥真要来个直掰弯,他连妹子的手都没牵过,岂不是很悲剧?“

  ”我擦……刘浩,我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傻逼?“斌子泄气地摇着头。


  当刘浩内心纠结了半天,终于决定试着约罗宏明出去试个水,却远远地在教学楼门口看见和一身材比例巨赞的长腿妹面对面聊天的罗宏明时,他便觉得这事大概没戏了。然后,他就独自去了那个经常光顾的酒吧要了杯”杰克&丹尼“,坐在吧台前深沉地黯然神伤,无视了所有上来搭讪或者请酒的帅哥的邀请。


——tbc——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