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4)

前文依旧主页。

——
  刘浩是想把这种感情压下去的。他本身也没什么必要挣扎,毕竟这种年龄段,分分合合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何况他压根连一垒都没过。但是,他一搞艺术的,整天最富余的就是多愁善感,时间紧巴,但精神上多彩得要命。罗宏明这个人,在他思绪里兜兜转转太久,住下了,就不走了。他的笑很能感染人,让人内心柔软,觉得放松。
  他卡在笔下的文字分镜上有一会儿了,笔杆子一直悬在“第5场 01镜”备注上那个“旋转镜头”几个字上,笔尖哆在纸上印下好几个墨水印。他烦躁地在上面标注了一个“6”就扔下笔,用力抹了一把脸,又去扒拉头发。
  刘浩想,昨儿晚上就不该喝酒。
  讲台上一公共课老师正口若悬河地讲着辩证唯物主义。
  他看了一眼旁边睡得正香的室友01、02和03,深深地叹了口气。
  然后罗宏明就跟个贼似的溜进这个阶梯教室,恨不得顺着墙根潜行过去。他悄悄溜到刘浩旁边,小心地按下椅板,轻轻坐上去,动静儿小得出奇。
  刘浩的笔直接给吓掉地上了。
  “你怎么来了?”刘浩一脸惊讶。
  罗宏明就冲着刘浩傻笑,“蹭课。”
  “马克思你也蹭?”刘浩左右看看,发现身边依旧睡倒一片,才敢确定自己没走错教室。
  “蹭有你的课。”罗宏明弯下去把掉地上的笔给他捡起来。
  刘浩一时语塞,尽跟那盯着罗宏明弯下身一瞬露出的一小块腰部的皮肤和他递过笔时结构清晰的手腕看。
  “你...还真是闲得蛋疼。”刘浩的喉结抖动了一下,回答也不过脑子。
  “我就...我就昨儿晚上踢完球才看见你下午那会儿发短信说要‘带我出去玩儿’,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罗宏明看了一眼手表,“我记得你今儿上午有节课,我就来撞运气,道个歉啥的。”他又上他那套让人心痒痒的小动作,眼睛不知道往哪看呢。
  “马克思我经常逃,你撞大运了。”刘浩苦笑,“你怎么知道在哪个教室的?”
  “斌哥告我的。”罗宏明说。
  刘浩有种不详的预感。
  “斌子是不是拉你进广播站了?”刘浩警惕地问。
  “嗯。”罗宏明呆呆地看着刘浩,“他说你也经常去录节目。”
  “我擦...”刘浩扶额,“那你答应没?”
  “我说我先问问你,因为我先进的新闻台嘛。”罗宏明扬起让刘浩内心柔软得能溢出水的笑。
  刘浩照着罗宏明的脑瓜就是一顿虎摸,“干得漂亮!That's my boy!”
 
  “那边那位男生,对,就是你!”讲台上的老师隔老远指过来,“你站起来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
  刘浩磨磨蹭蹭站起来,漫不经心地拿起书翻了翻,心想着,靠!老子八百年不来上一回你这破课,来一次就让我在暗恋的人面前丢人。操你大爷!
  “我不知道。”刘浩上来一股痞气,兜都兜不住。
  那老师也不再难为他,给他个手势让他坐下。本以为这就得了,紧接着又来一句,“上课注意点影响啊,同学”。
  刘浩有种想掀桌的冲动。

  “所以我能不能去?”罗宏明好不容易收住了不明所以跟着别人一起荡起的窃笑。真傻假傻啊,真是的。
  “去也是我带着你去,你自己我不放心。”刘浩也不管这话出口有几个意思了,艺术院的学生在他印象中就是乱,罗宏明没他把着就是不行。
  罗宏明也不知是没领会他部长的醋意,还是觉得他这位小领导很负责,反正就是笑得一脸纯真幸福,“好,都听浩哥的!”
  刘浩顿时觉得心里那个温暖啊。
  “话说...昨儿下午那个在教学楼门口跟你聊天的女孩是——”刘浩想问,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宏明不耐烦地打断——
  “学表演的,就上次选课那事招来的,说些有的没的。我想起她们院有个录音棚,想问问来着,她没什么兴趣说这事,然后我就踢球去了。”
  刘浩就觉得罗宏明这一瞬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赏心悦目。
  “那啥...”刘浩不自觉地伸出食指挠了挠鼻翼,“带你出去玩儿的事还作数么?”
  罗宏明如释重负,“还怕你不再问了呢。作数,必须的!什么时候?咱去哪儿?”
  刘浩潇洒地勾起嘴角。

——tbc——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