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6)

前文依旧主页。


——

  刘浩知道这是个缓慢磨合适应的过程。氛围归氛围,那是一时的事。情绪、恋慕、欲望……都是些理智被击溃时的流泻,过了那个阶段,或多或少总会尴尬。

  天亮了,就是现实。

  刘浩才意识到,他没有像罗宏明渗透进他的生活那样,去了解过对方的圈子。他想知道罗宏明在做些什么,想知道他上课时的样子,想了解他在跟着自己跑新闻之外的状态。他想在他身边,每时每刻。

  这种想法刚冒出来就击中了他的胃——简直像个思春少女我擦……

  电脑上后期合成刚做了一半。

  刘浩摸出手机,竟然看到一条短信:

  正在开期末的总结班会,无聊得要死。

  刘浩的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宠溺的笑,像是能透过屏幕传送过去。他立刻回了一条:

  这么快就想我了?

  等待的这几分钟里,他的心跳都是杂乱的。刘浩想唾弃自己一番,跟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孩似的,快死了算了。

  罗宏明的回信也是言简意赅:

  嗯。

  刘浩都不知道该拿什么心情应对这“饱含情感”的回复。他回信:

  到几点?哪个教室?我去找你。

  不出几秒,手机又振:

  估计得哔哔一上午。中午直接食堂门口等我吧。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罗宏明满心的小鹿乱撞却还强装镇定的情绪。


  动画系每学期的工作室创作都会办个小型影展。除了邀请动画系的师生,也会去别的院系宣传。所以刘浩把罗宏明带去了。这个IT男坐在场子里,看着荧幕上放的那些学生作品,倒还挺兴奋。刘浩就不时小声给他讲讲技术上的事。罗宏明听得津津有味。

  刘浩那一组三个人,做了一个三维短片。大概说的是一个二流英雄和一个二流反派互相缠斗的无厘头故事,结尾做了一个暖心的圣诞节互赠贺卡以相互鼓励的反转。妥妥的无厘头到极致,还透着一股子混迹于尘世的无奈。

  台下的学生们挺喜欢这种调调,集合了逗比、卖腐和一些刻意营造的B级元素,看着也是大快人心。

  罗宏明说,浩哥,你们一个月就能做完一个短片,有点牛掰啊。刘浩凑近了回应,基本都是在调动作,其实后期做得挺粗糙的。罗宏明又说,我觉得你们可以把这个做成系列,放网上肯定火。再做个角色的配音。刘浩笑着揉他的头毛,心想着,配音就得做口型动画,那玩意儿能调死我。呵呵哒。

  然后刘浩的这片子得了最佳编剧和最佳视效。

  刘浩跟另两个队友上去领奖时心里就想,这窝里折腾的事还整得挺像样。


  软件专业那好几门考试跟机关枪似的突突完,基本就到了大伙儿卷铺盖回家的时候了。罗宏明早订好了车票,东西收到一半突然有点不舍。他发了会儿呆,接着去敲了刘浩宿舍的门。

  门口的“室友01”伸手扒拉开门,一见是这个软件系的“风云人物”,就看着他,笑得一脸明了,都懒得转头往刘浩那边望一眼,直接用喊的“刘总,你的人!”

  那边埋头在《世界电影史》里的人猛地抬头,把椅子划拉出刺耳的声音和门口的人脸上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蹿红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

  “室友02”更是神补刀,“咱哥几个出去抽根烟吧,人家小男票都来了。”

  几个男孩利索地出了宿舍,没了踪影。然后这宿舍里莫名其妙的就剩下刘浩和不知所措的罗宏明两人。刘浩叹了口气,苦笑说,那几个不靠谱的。又起来,凑近,小心翼翼地去抓罗宏明的手,生怕他跑了似的。

  罗宏明说,浩哥,我明天走。刘浩有点没心理准备,这么早?罗宏明下意识地勾着刘浩的手指,声音像蚊鸣,12月初就买了票,原是想考完试就早点儿回家。

  刘浩就明白了,这捅破窗户纸的事怕是晚了一个月。不然还能在一块儿多腻歪几天。

  “挺好的,早点儿回家,等着过年。”刘浩笑道。

  “嗯……”罗宏明终于眼神不再乱飘,“你什么时候走?”

  “再过两天吧。跟老师申了个项目,得把剧本先赶出来。”刘浩说,“明儿个我送你去车站。”

  “好。”罗宏明轻轻点头。

  想着一个假期回来,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这感情能发酵成啥样儿,一个来月足够一个现实中的人理智地思考一些事,刘浩心里就有种说不上来的劲儿。他的朋友对他的取向倒是挺宽容,不知道罗宏明那个圈子又是什么情况。自从他们确立关系以来,每次去他的宿舍,总有种真正的尴尬气氛萦绕周围,整得他也不敢跟罗宏明有太过分的亲昵。

  但是,现在管他呢,得有好些日子见不到。

  刘浩温柔地凑近了索吻。

 罗宏明起初还是有点紧张,万一进来个人呢,这种事这么私密。他浩哥是一贯地一身坦荡,然后罗宏明就想着,他大爷的,担心个鸟啊,我名正言顺。吻着吻着就投入了,双臂游移上来勾住了刘浩的脖子。小伙子太聪明,这种水到渠成的事倒是学得很快,毕竟有高手教导。

  接吻这种事,掌握不好火候就容易过,年轻人又禁不住撩拨,场合啥的全是屁。刘浩这种有经验的,碰上个真心稀罕的,更是刹不住。这热恋期的情侣就是闹心。

  罗宏明被温柔地抵在柜门上时,脑子里基本是一团浆糊,莫名的兴奋、刺激和紧张。唇舌交织的水渍声,在安静的宿舍里格外清晰。入耳时都带着一股情色意味。夕阳透过窗子照进来,在地面映出斑斓。他迷迷糊糊就想起了“墨镜王”的《重庆森林》,也是纯粹的爱情。这种光影,配上那小资美学倒是挺合适。

   刘浩的手伸进了罗宏明的T恤里,抚摸着那次奇妙得不像真实发生过的课堂经历里他朝思墓想的身体。那结构清晰的手腕就贴着他脖颈上热情跳动着的脉搏。两种鲜活的节奏,突突直跳,交杂躁动。

  宿舍门被“嘎吱”一声推开,吓了正亲热的两人一跳。

  “室友01”呆愣了一瞬,立刻调整状态,捂着眼睛,伸出只手在旁边桌子上扒拉一通,说什么,sorry,我啥也没看见,你俩继续。我就回来拿个打火机。

  刘浩简直想打人,大哥你躲出去这半天都能重新买个打火机了好么!

  罗宏明则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tbc——

  

评论(1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