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7)

前文依旧主页。

——

  罗宏明来时就没带多少行李,很多东西都是到学校后置办的。他那片区域一直是一种随时都能说走就走的状态。回家时,依旧是拉着那个行李箱,再背个没装多少东西的包。他要是就这么不再回来,几乎留不下什么痕迹。

  刘浩像迎新那天一样帮罗宏明拉行李。只是那时比现在热得多。他尽量放慢脚步,搂着罗宏明,行走在车站的人流中。

  

  刘浩知道罗宏明不太适应他俩在公共场合举止过于亲密,这种事他比较配合。但在候车厅里消磨时光,总是会让很多情绪不受控制地飘荡。人一旦闲下来,目光和思想就开始犯贱。

  这种客流量大的地方,一对对的情侣太多。有时真是腻歪得让人心烦。

  就那样能自然流露的感情,那种再正常不过的情侣间的亲密,在刘浩和罗宏明的身上,就只能是私密的事。他俩可能永远也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再平凡不过的权利。至少在当下的社会氛围,当下的开放程度,他们不能。

  这就是现实了。

  罗宏明的目光从对面那对腻歪在一块的小情侣身上错开,飘向远处天花板上巨大透明的顶窗。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只麻雀落在窗角,瑟瑟发抖地梳理羽毛。

  刘浩都看在眼里。他想去拉罗宏明的手,滞在半空一瞬,终是落在了小臂上,隔着外衣的袖子捏了捏他的手腕,温吞吞的传递着让他心安的体温。

  罗宏明侧过脸冲他浩哥笑笑,眸子里隐着些让人心疼的伤感。

  刘浩故意装作无知,痞气地笑说,人家放假回家都高兴,你这恹恹的是做什么?都快过年了。

  罗宏明低头轻笑,心里很感激浩哥的善良和宽容。他觉得,即便现实如此,也值了。

  检票的时候排起了长队,罗宏明和刘浩就站在跟队伍不远不近的地方等着,磨磨蹭蹭直到队伍流动起来。检票口过检的“滴滴”声连连响起,罗宏明才跟上队尾往前挪。刘浩一直跟在旁边。

  两人都是嗓子里像是哽着东西,像是有话,却找不到突破口,不知怎么道出。有些话也没法在这种场合讲。

  罗宏明愣是趁着走动时的杂乱,悄悄勾着刘浩的手指好一会儿。刘浩索性抓住他的手握了一会儿。他的手心潮潮的,指尖也凉。刘浩握着他的手,就觉得心疼得要命。

  罗宏明检过票,又在几步远的地方站住,望了一会儿刘浩。勉强笑笑,转身跟着催命一样的人流上了月台。

  最终还是说不出啥。

  刘浩仍旧站在原地,盯着罗宏明走过去的方向看了许久。他不动声色地吸了下鼻子,清了清嗓子,然后走出去点了根烟。

  过了两天,刘浩正跟笔记本上噼里啪啦敲剧本。宿舍里就剩下他和室友01。外面天黑,霾重得能把对面宿舍楼给遮没了。刘浩心烦得紧,主人公的“转变事件”怎么修改都觉得欠火候。键盘上的"Backspace"恨不得给按失灵。

  罗宏明在这时打来电话。

  刘浩把笔记本一推,利索地接起电话,听到那边一声柔软的”浩哥“,顿时心情好了很多。

  电话那边很嘈杂,他听不太懂的方音、孩子的叫闹声、祝酒声、模糊的音乐声……隔着手机都能闻到一股子酒菜的气息。

  刘浩问,你跟家里人在外面吃饭呢?

  那边儿嘈杂的声音逐渐变小,大概是那人独自晃到了安静点的地方。

  罗宏明说,爸妈圈子里的朋友,年前聚聚,拖家带口地吃饭聊天。刘浩就笑,你一大学生了,这么逃离这种场面不太好吧?罗宏明也笑,他们都把我们当附属话题的,寒暄一下就完,大人说话始终没孩子什么事。然后跟听筒那边的刘浩一块大笑起来。

  半晌,罗宏明说,浩哥,我想你,特别想。

  刘浩的心都快化了,我知道,我也想你。

  罗宏明跟刘浩聊了不久就被寻过来的小粑粑孩儿们逮住了。小家伙们缠着大哥哥,非要一起玩儿捉迷藏。刘浩跟电话里听得一清二楚,完了就止不住地笑,说,不聊了,去陪他们玩儿吧。看着他们点儿,别出啥危险。罗宏明只得挂了电话,去陪小崽子们玩侮辱智商的捉迷藏。

  刘浩撂了电话就坐那发呆,敲了一半的剧本扔一边也不管。

  旁边的室友01问起刘浩,”浩子,你家里人都了解你这取向么?“

  刘浩胡乱抓了抓头发,”刚跟家里出柜时闹腾了老长时间,现在耗也耗消停了“。

  01放缓了语调,”我看你跟罗宏明你俩挺认真,其实挺好的。但你说他家里能接受得了这种事么?“

  ”现在谈这个有点儿早。这种问题怎么也得到毕业才能纳入考虑范围。“刘浩说。

  01就笑笑,不再多话,着手继续打游戏。

  刘浩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确是在意这事的。

  大概这个阶段挺容易患得患失吧。

——tbc——

评论(1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