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8)

前文依旧主页。


——

  刘浩一月底才回家,那时候学校里已经挺冷清了。这回他一个人在车站等车,懒散地坐在候车厅的椅子上,看着那扇框住了天空的顶窗。

  他给罗宏明发了条短信:

  在车站等车,巨无聊。

  他没指望罗宏明很快回复。这时候,放假回家的大学生不是百无聊赖地在家发霉,就是无止境地出去浪。大一的学生……大概有赴不完的同学聚会吧。

  过了不久,他的qq响起来。

  罗宏明给他发过来几张照片:

  一群年轻人在饭桌上说笑;几个年轻人在灯光昏暗的ktv唱歌;一束光下的台球桌;一个像是洗手间里的镜子前自拍的罗宏明,笑得很是调皮。

  一条消息:

  我也无聊,出来躲会儿/笑/

  刘浩盯着手机屏幕轻笑。心想,可能自己大一的寒假也是这样?不管是冲着往日的情谊,还是急于装逼炫耀,这种有点纪念意味的场面肯定是必须要经历的。

  他回复:

  玩儿还无聊。那你觉得干啥有意思?/笑哭/

  罗宏明很快回复:

  开学有意思。

  这就挺明显了。刘浩有一瞬间在思考,爱情这种东西,八成是无关性别的,输出全都一个样儿——腻歪。但是,他喜欢。

  罗宏明又发来两张照片:

  一个男孩缩着身子眯着眼点烟,大概还站在风口儿上,打火机的火苗都是斜的。表情看上去很作死,夸张地睥睨着镜头;另一张是个全景,是刘浩在低头点烟,手握成杯形挡在打火机小小的火苗前。整个人处在黄金分割线上,周围有行色匆匆的行人、新闻资讯中心的干事和一堆杂七杂八的设备。

  附一条文字消息:

  “假期见的人”和“开学见的人”。我无聊是有原因的啊……这就是区别。

  刘浩及时收住了差点没绷住的笑声。旁边一个刷着手机新闻的中年人偏头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他接着在屏幕上敲一通:

  这什么时候照的?我怎么不知道?

  罗宏明回复如下:

  第一次跟部门跑新闻的时候。那天,阳光正好,你穿着一件白衬衫……/笑哭/

  刘浩回复了一句“什么鬼”,心里却是暖的。第一次跟他跑新闻,罗宏明还不怎么跟人说话,让干啥就乖巧地跟着干,待同学也礼貌。他就记得那男孩看得认真,学东西也快,跟在自己旁边,很是招人喜欢。这照片好像透露了更多。他领会了,就默默记下,不再多说。


  罗宏明站在台球馆那片WIFI区刷了半天手机,落成单数的几个男孩早等开局等得不耐烦。一个跑过来扔给他罐百事可乐,问,女朋友啊?磨叽这么半天。罗宏明收了手机,拉开易拉罐拉环灌了一口,回,差不多。球桌那边儿烟味儿太呛,我在这儿缓会儿。那个男孩招呼旁边工作人员摆球,搭着罗宏明的肩往球桌方向走,你怎么跟个女孩似的。我女朋友都比你能吸二手烟。罗宏明哭笑不得,你才女孩。多少年了,我都学不会抽烟。这个逼哥装不起,没辙。

  罗宏明想着,抽烟比不过浩哥性感,那干脆就别费那个事了。他克制着嘴角的笑。


  三十儿那天晚上,劳碌了一年的纳税人和远离了学校好几天的小孩都挺兴奋。分散在各地的亲人聚在最年长的长辈那里,其乐融融。屋里电视上播着越发没什么新意,收视率却不见滑落的春晚;屋外炮声震天,此起彼伏。窗框门楣上的吊钱儿红得暖心,随着风飘,路上车辆也少。街道两边的树上一串的红色挂灯延伸开去,隐在路的尽头。

  罗宏明收到刘浩发来的原创段子。那是第一条,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掐得那么准。之后手机就跟炸了一样,接了一连串的祝福短信,就那种一看就是群发的,去年用完隔年改改接着用的。他回了几个比较有诚意的。完了电视里就开始倒计时,外面鞭炮声震得人耳鸣,连门窗都在颤。

  罗宏明把电话打过去,悄没声儿地独自溜到阳台上。炮声集中时基本听不清那边儿说啥,就能听见他浩哥那好听的嗓子用喊的,“罗宏明儿,新年快乐!”罗宏明就无比激动地喊回去。其实过后想想那会儿那莫名其妙的肾上腺素飙升很傻逼。后来炮声渐弱,他俩又腻歪了好一会儿,说说各自家里过年的景象啥的;再借着过年氛围浓厚,理智被狗吃了的劲儿表达一下对对方的思念。靠,不能更傻逼,过后肯定想埋了自己。热恋太闹心。

  

  罗宏明的母上大人像是找了半道不见人影的儿子很久,终于在黑灯瞎火儿的阳台上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便拿了件外套过去。罗宏明刚撂电话。

  “明明,跟谁打电话呢,聊这么半天呀?”罗妈给脸上傻笑愣是收不住的儿子披上外套,象征性地问。

  “……朋友,很近的那种。”罗宏明说。

  “是嘛。”罗妈温和地笑,“弟弟妹妹找你玩儿呢,别一个人在这儿躲着了,陪他们玩儿会儿。”

  罗宏明点点头就要回屋去,走了几步,迟疑地顿了顿,转身小声地问妈妈,“妈,我……”

  罗妈耐心等着他说。半晌也没个下文。罗宏明心里顾虑这事,但又找不到措辞。

  “算了,没啥。”罗宏明没什么实际意义地比划了一下。

  

  我喜欢的人是男的,这事你们能接受么?

  这是罗宏明在心里悄悄问出的。这种不能预测走向的事,令他满心傻不拉几的幸福感浸染上了些哽咽的酸楚。或许再等等吧,等他们都准备好。


——tbc——

评论(2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