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10)

前文依旧主页。


——

  本章有适量暴力情节和可能会引起同志群体不适的侮辱性语言,请谨慎阅读。  ps.尝试多次,爱客标签都不能刷出来这发更新,有点坑爹。以后各位如果不能及时看到,可以主页或者搜爱白、万合天宜标签。喜欢就请可劲儿爱我!么么哒~谢啦!

——

  刘浩拉着行李箱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手机在兜儿里一个劲地响。他老远就看见听着电话的罗宏明在站口来回踱着步子。

  罗宏明听着电话,那边儿迟迟不接,他心里一阵焦躁;冷不丁一抬头却看见刘浩正跟几步远的距离处冲他挥手,于是心里一阵欢腾。

  刘浩还没走到近前,罗宏明就蹦跶过来抱住他。刘浩还一手抓着行李杆,来不及归置好,这冲劲杀他个措手不及。他就着这姿势,单手搂紧了罗宏明好一会儿,手掌附在男孩的后颈上,手指摩挲着他的发根。他快速又不着痕迹地亲吻罗宏明的发旋儿,然后不舍地退开点距离,手一路滑到他的手臂,轻捏他的手腕。

  罗宏明看他的眼神里尽是愉悦,嘴角掩不住地笑。

  刘浩特想亲他,但理智让他忍住了。

  “跟这儿等多长时间了?”刘浩搭着罗宏明的肩往地铁站入口走。

  “十来分钟吧。饿么?先去吃点儿东西?”罗宏明就劲儿搂着刘浩的腰,整个人都紧贴着他浩哥。

  “行。”刘浩说。又低头凑近了,声音挑逗,“你好像比之前放得开啊。“

  罗宏明错开眼神,小声回,”这不一假期没见了么。“

  刘浩低低的笑声悦耳得很。

  开学季,车站里好多都返校的学生。罗宏明对床的室友薛辰,正好隔着人流望见了跟那个”新闻台的帅比“搂得挺紧的罗宏明,本想打个招呼,又像是看出了点啥,果断噤声绕道走了。


  薛辰躺床上玩儿着手机,总是用余光窥视坐在对面书桌前刷着阿森纳比赛录播的罗宏明的后脑勺。他皱着眉,目光玩味。

  罗宏明手底下铺个本子,手里的笔转得起劲,不时记下几句话。广播站在开学季打算做个足球专题,罗宏明央求刘浩半天,得到准许和陪同的许诺后,兴致盎然地揽了哔哔足球这活儿。站长斌子吐槽,至于的么?还带着”监护人“来啊?

  薛辰恨不得盯穿那个后脑勺,眼睛都酸了。他把目光移回手机屏幕上,给他隔壁床打完了一盘游戏正吃着零食的孙志航发了条qq消息:

  大航,你知道罗宏明是同性恋么?

  孙志航在裤子上擦了把沾着零食渣的手,抓来桌上的手机一看,咀嚼得正起劲呢忽然就停住了。他迟疑地按着软键盘:

  现在知道了。你咋知道的?

  薛辰睁着眼睛说瞎话:

  老子亲眼看见的!你记得那个学动画的大二的么,就咱刚来学校那会儿跟罗宏明一块进来的那男的,还因为郑宇占了罗宏明的床摆了他一道的那个?我今儿在车站看见他俩搂一块亲个没完!

  大航改用两只手,在键盘上简直飞起:

  我擦?我以为他俩就一个部门的,关系铁呢。

  薛辰一个白眼能翻到天花板上去:

  放屁吧!那大二的每次来找罗宏明都气氛怪怪的,我早觉得有点啥。

  大航回:

  好吧,所以咋?

  薛辰用力按着键盘:

  操!就恶心。


  薛辰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坐起来,对着对面罗宏明的后脑勺冷言道:”你厂再屌也踢不过巴萨,整个球队养了一群娘炮。“

  罗宏明手里转得欢畅的笔掉桌上了。他皱着眉回头仰视对床,说,”都是球迷,喜欢不同队而已,犯得着这样掐么?“

  ”我就想哔哔。腐国本来就遍地基佬,球队看着都特基,踢球都娘得要命。你喜欢阿森纳,我看你就挺娘炮的。“薛辰从床上撑跳下来,抱着手臂倚上衣柜门。

  罗宏明挺生气,”你今儿一天说话都冷嘲热讽的,你什么意思?“

  薛辰冷笑,”没意思,就觉得你恶心。死娘炮。“

  罗宏明站起来,转身冷眼看着薛辰。半晌,说了一句,”你再说一遍。“

  薛辰定定地看着罗宏明,”死,娘,炮。“

  罗宏明上去就给了他一拳。

  薛辰捂着脸吃痛,马上开始回击,打斗时张口闭口都是”我操“。罗宏明却什么都不说,要不就挨打,要不就猛击回去。他的眼镜半道儿不知飞哪去了,就眯着眼照着人影打,身上脸上也挂彩;嘴上挨了一拳,被自己牙齿硌破,一股子血腥味。

  桌子椅子叮光响,不知谁的柜门都被砸凹进去一块。一边的孙志航一脸惊恐,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帮谁,傻了一样站原地迈不开步。

  孙志航鼓起勇气上去拉架,被顾不上理他的薛辰一个肘击怼出去好几步。他就蹲地上捂着鼻子,鼻血滴了一地。

  郑宇进宿舍时就看见这么个狼藉的景象。他怔愣了一瞬,扑上去生扯开不要命地缠斗成一团的罗宏明和薛辰。俩人隔着个人还想抓着打。

  孙志航跟一片狼藉的地上抓了不知谁桌上落下来的抽纸,攥了一团堵在仰着脸的鼻孔上。嘴里还模糊不清地嚷嚷,”你俩别打了,一会儿把导员招来了!“

  郑宇看着喘着粗气,稍微平息了”斗志“的和旁边擦着鼻血的仨室友,一脸懵逼。

  ”干啥啊,打成这样?都室友,这以后还怎么一块儿住啊?“郑宇大吼。

  ”谁他妈要跟一基佬住一起?!不够老子恶心的我擦……“薛辰一脸嫌弃。

  罗宏明仍旧不说话,顿了一会儿突然就扑过去又要打。郑宇反应快,给拦住了。

  ”你是……?“郑宇迟疑地跟罗宏明比划。

  罗宏明盯了他一会儿,心中怒意未消,粗重地呼吸着,最后硬生生丢下冷冷的一句,”我是。“然后走开去寻自己掉落的眼镜去了。


  郑宇性子挺霸道,但其实心眼儿不坏,思想也开明得多。他不觉得罗宏明是那啥,就不能做兄弟了。虽然他俩初识还是因为抢床位那档子事。当他知道罗宏明的男朋友就是那个曾经让他下不来台的刘浩时,他只怔愣一瞬,然后笑得像个傻逼。罗宏明睥睨他,说,你笑个什么劲。他说,我觉得这事特狗血。不过我觉得你俩其实可般配。我还真想不出来啥样的妹子跟你会搭,你旁边好像就该站个刘浩那样的男的。罗宏明扶着额角的冰袋剜他一眼,说,放屁吧你就。


  隔天刘浩在食堂门口等下了课的罗宏明一起吃饭。本来笑得温柔,能苏倒一片男男女女,却在看见罗宏明脸上的伤时果断收成了瘆人的严肃。

  ”这伤怎么弄的?“刘浩伸手要摸,被罗宏明低头躲开。

  ”磕的。“罗宏明眼神到处飘,又不敢看他浩哥了。

  ”扯淡!这他妈一看就不是磕的,磕的能成这样儿?”刘浩语调低沉,“跟人打架了?”

  “嗯。”罗宏明低着头,“那人说话太难听,欠揍。”

  刘浩一口气没顺上来,“打架别尽想着出手啊!不知道还得护着自己点儿啊我擦……”他说着就去拉罗宏明的胳膊,想把他拉近。

  罗宏明吃痛地抽了下手。刘浩脸色更难看了。

  “身上也有伤?”刘浩手上放柔了力气,自己凑近了点。

  “就……瘀伤,过几天就能好。”罗宏明一直也没敢看他浩哥的眼睛。

  刘浩伸手轻抬罗宏明的下巴,仔细查看他脸上的伤,拇指轻抚他嘴唇上那块血痂。

  “就说谁吧。”刘浩的声音低沉得发冷。

  罗宏明半天不说话。刘浩用拇指按他的下巴,故意加大了点力气。罗宏明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声音弱得跟蚊子一样,”一个室友“。

  ”抢你床的那个?“刘浩问。

  ”不是,我对床那个。“罗宏明说。


  吃饭的时候刘浩就一直打电话,咨询跟校外租房的事,餐盘里的饭都没动几口。罗宏明也不多嘴,想着浩哥一会儿下午还有课,就又跑去买了套煎饼,系好塑料袋推给刘浩。


  下午下了课,刘浩也顾不上跟老师商量修改动态layout的事,再约了个时间,就紧着往宿舍走。半道碰上正好下了高数课的罗宏明,就揽上他一块儿回去。

  到罗宏明宿舍那层楼时,刘浩跟着一块往长廊里拐。罗宏明一脸疑惑,问,浩哥你跟着干嘛?刘浩有点儿烦躁,回,你说呢?然后气势汹汹地就接着往前走。罗宏明快走几步超过去,一把按在刘浩胸膛上制止他,说,你别去成么?我回去就收拾东西,咱直接走。你去了别又打起来。刘浩抓住罗宏明指尖泛凉的手,才减下去点气场,说,不打,就拿东西走人。罗宏明心里其实没什么谱。

  开了宿舍门,刘浩低头凑近了罗宏明,说”去收拾你的东西。“然后抱臂看着罗宏明对床的那个叫”薛辰“的小子。那男孩戴个耳机装听不见,也不看来人。

  郑宇没心没肺地跟刘浩打招呼,刘浩”嗯“了一声;孙志航不知所措坐自己桌子前小心翼翼地看着这场面。

  刘浩伸手敲了敲薛辰的肩膀,薛辰不理。

  ”别他妈装了行吗?你耳机线都没插上。“刘浩不耐烦地说。

  薛辰一看躲不过去,索性摘了耳机,装逼地往桌上一砸,连人带椅子转过来对着刘浩。椅子刮擦地面的声音让人牙痒痒。

  他气势磅礴地就要站起来,被刘浩一把给按回了椅子里。

  ”别装逼了就。我动真格儿的能把你打进医院里你信吗!“刘浩抱着手臂阴冷地看着他。

  薛辰丢了面子也不示弱,冲着对面就嘲讽,”罗宏明儿,行啊你!把对象找来给你拔创啊?“

  罗宏明收拾东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终是不作回应,继续手下的活儿。

  刘浩跟薛辰鼻子前面打响指,重新引过他的注意。屋子里静得显得这声音都带着回声儿。

  ”看你也挂彩了,我不刁难你,跟他道个歉这事就过去。“刘浩说。

  ”我不道歉!你们俩死基佬还有理了?!你们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儿,爹妈都他妈知道吗?“薛辰一下子情绪激动。

  罗宏明手里紧攥一个瓷杯子,抖得厉害,嘴唇也颤。他扬手就摔了杯子,转过身绝望而狠戾地盯着薛辰。瓷杯破碎的声音一圈圈地在这个宿舍里回响。

  孙志航都快吓尿了;郑宇冷眼看着薛辰。

  刘浩一个字也没多说,抓起薛辰的衣领,跟提溜小崽子似的把他拽到了门外走廊里;掼地上,弯下身去就是狠命的两拳——一拳打在鼻梁上,一拳落在眉骨上。当时那男孩就躺地上起不来了,鼻血瞬间就涌出来。刘浩还想揍第三拳,被及时收回理智的罗宏明冲过去生生拦住。罗宏明嚷着,”浩哥,不能再打啦,再打就出人命啦!“

  刘浩这才罢手。然后极力调整着满溢着愤怒的呼吸,烦躁地转过身去,一手叉腰,一手捋头发。

  薛辰摇摇晃晃坐起来,仰头用手抹鼻子。鼻血流得手上、前襟都是。

  有围观的吓吓唧唧给罗宏明递纸巾,罗宏明接过来往薛辰身上一扔,说,赶紧擦擦,弄哪儿都是。

  薛辰抓了纸巾堵鼻子上,望着天花板,眼睛都睁不开。他又小心窥着前面背对着他的刘浩,不敢吱声。

  刘浩叹了口气,转过身来,”道歉吧。然后去医院,医药费我出。“

  薛辰一下子就怂了,”我错了。不该说罗宏明’娘炮‘,不该骂你俩’死基佬‘。“

  ”还有呢?“刘浩说。

  ”还有?“薛辰就懵逼了。

  ”你刚可不止说了这点东西。“刘浩走近了蹲下逼视他。

  薛辰噎了一下,”……不该说这事’见不得人‘,不该侮辱你们父母?“

  刘浩点点头,伸出手拉薛辰起来。那男孩踉跄了一下,罗宏明又在旁边扶了一把。

  薛辰低着头,仍旧抓着一大团纸堵着鼻子,嘟囔道,”这事就别闹到导员那去了行么……?“

  刘浩嗤笑,”你丫这么怂,当初还装什么逼呢?“

  ”不是,我想申请入党来着,打架得记过的,那就没戏了。“薛辰鼻音颇重地回答。

  刘浩根本就不想理他;罗宏明就想笑。

  

  这事让刘浩和罗宏明在学院的知名度又升高了,但所有人都很默契地把这事眯起来,没闹到领导老师那;最后也就成了越传越玄乎的传奇故事,带着一股子武侠色彩。

  而且,这之后,刘浩和罗宏明就搬出宿舍,一起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了。


——tbc——

  

  

评论(2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