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11)

前文依旧主页。


—— 

  他俩没拿太多东西过去。那房子里家具倒是很全,甚至还有个二手的PS3,估计是上一拨儿土豪宅男留下的福利。罗宏明见着那机子眼神儿都直了。

  房东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本地口音,待俩小伙子很和蔼。

  “你之前说两个人合租,就要一个卧室,还一张床。我就想着你可能带着女朋友出来租房住。这儿附近学校的小情侣来长期租房的倒是很多。”那阿姨说话不紧不慢的,“合着是俩男孩儿啊……”

  “阿姨,我们都穷学生,出来租房其实挺无奈的,这不为省钱嘛。”刘浩笑着说。语气也不咋认真。

  罗宏明跟他浩哥后面抱着一大摞书本日用品站那。听了这对话,身子一抖,手里东西差点掉一地。还脸色泛红,眼神飘向了窗外树杈上蹦来蹦去的麻雀身上。

  刘浩看罗宏明那样儿就憋着笑。

  房东阿姨也不多事,点点头就算了解了。给他们交代了些住宿方面要注意的事,想起来啥说啥,没头没尾,闲聊一样。又随口问,“你们这是准备考研吗?”

  “没,就住不惯宿舍。”刘浩说。

  “嗯,行吧。你们有啥事儿整不明白了,再找我说吧。用水用电的注意点儿安全哈。”房东说着就留下钥匙,往门口走了。

  刘浩应着声儿,又见房东出了门,一个滑步过去把防盗门拍上,转过脸看着一脸呆滞的罗宏明笑得灿烂无比。

  “浩哥,别笑了,你快笑裂了。”罗宏明找个地儿把东西放下,就蹲那鼓捣那个PS3.

  刘浩难得有这么颠儿的时候,整个人散发着杀逼格的彩虹气息。罗宏明抓着手柄坐地上仰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个傻乐绷不住现出来,“来一局么,浩哥?”

  刘浩压根儿就没考虑这事儿,他利落地踢开挡道儿的物件,把坐在一堆杂七杂八箱子铺盖中间那块空地上的罗宏明拉起来,低下头就啃。

  罗宏明被措不及防地攻城略地,气儿都喘不匀,但也懒得挣扎。一旦找到了节奏,腿就有点儿软。刘浩撩得他有点儿想找沙发。

  结果,那个“实力撩汉子”的主儿却突然放过了罗宏明,说什么,还得收拾东西,赶紧的吧。罗宏明就一脸的“我操”。

  他俩拆箱子往外拿东西时又蹲地上亲起来。因为刘浩正好翻出了他的单反,就心血来潮地给罗宏明讲那些照片里蕴藏的故事;讲着讲着,罗宏明就主动凑上来……

  之后也不消停。拾掇厨房时也腻歪;罗宏明被刘浩抱上灶台边儿坐着,俩脚不安分地晃荡,一下一下磕在厨具柜的柜门上,咚咚地,闷着声儿地击在刘浩波荡着的心弦上。他一甩手把正用来擦着水池子的抹布扔那,挤进罗宏明正晃得起劲的双腿间,两手撑在他身侧,欺上去又是一阵唇舌交缠。收拾厕所时也不知触动哪个点了,洗手池上方镜子前的俩人又卿卿我我半天,才艰难地从对方身上剥离下来。在卧室里铺着床单被单,一场极其幼稚的枕头大战,自然而然地引向了两人打着打着滚成一团的结局……

  效率极其低下。上午就跑到租住的房子里来,没多少东西,磨磨唧唧腻腻歪歪直到傍晚才算勉强收拾打扫妥当。刘浩对着久违的厨房唏嘘了半天,但苦于没力气再出去买食材,就只好叫外卖了事。罗宏明倒是没什么意见,在吃上,他好养活得要命。刘浩就说,你是没吃过我做的饭。一星期过后你再试试?我都怕到时给你的嘴养刁了。罗宏明表示很期待,然后专注于手下的实况。刘浩就这么陪他打了好几局,直到罗宏明一嘴的垃圾食品塞得鼓鼓囊囊,感慨着,好爽。他浩哥胡撸着他的头毛,笑得宠溺。

  晚上躺床上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俩人规规矩矩躺那,也没了白天时那种腻歪劲儿。罗宏明心里多少有点儿慌;之前梦里那段子还没褪色,夜晚更是徒增意蕴,他生怕再做春梦——还是在现实里的俩主人公就特么睡一张床的境遇下!想想还挺羞耻的。

  “浩哥……?”罗宏明清清嗓子,就这么开了口。

  “嗯?”刘浩其实也清醒得很。

  “咱俩睡一张床,就……什么都不干么?”罗宏明说完就想去死。

  刘浩像是噎着了,侧身支起来,背过去咳了一阵。

  “……小朋友着急了?”刘浩在黑暗中冲着罗宏明勾着嘴角笑得挺欢。窗外市井隐约的光晕正好打过来一片微弱柔和的光,让两人的轮廓在黑暗中清晰了一些。

  罗宏明错开眼神没接话。刘浩见状就笑,贴近了好多,体温隔着薄薄的T恤传递过去。

  “说真的,你成年了么?”刘浩枕着自个儿胳膊,又挪近了点儿。另一只手覆上罗宏明的胸膛,缓缓游移下去,却停在小腹不再前进了。

  “我19,你说呢?”罗宏明说着也把手臂垫在脑后。俩人近得鼻尖都能轻轻碰在一起。

  刘浩盯着那眉眼看了一阵,越看越陷落。他微撑起上身,低头亲吻罗宏明;不像白天那会儿总带点笑闹色彩,而是温柔缓慢的。罗宏明的回应越发自如,双手伸上来轻轻摩挲徘徊在刘浩的发丝里、脖颈处和领口的皮肤上。

  刘浩知道罗宏明没经验,他也知道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总是禁不住撩拨,也憧憬幻想性。但现在不是时候。他那算不上多丰富的经验告诉他,罗宏明还没有准备好,即使这男孩自己意识不到。刘浩想着,罗宏明大概对这种事好奇多过欲望。着急绝逼坏事。

  所以,他在理智的拉扯下温柔地断开了绵长交织的吻,只是把罗宏明揽怀里紧贴着他的身体;然后说,睡吧,挺晚了。


——tbc——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