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钩

在正经跟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爱客】朝潮荡,晨日兴(番外)

全文可主页。

——

番外


 罗宏明研一那个寒假临近年夜那几天跟着刘浩回家,一道儿上心里总有点儿紧张。刘浩看着他笑说,跟哥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就见个面儿,他们也不能把你咋着。罗宏明真是不指望他浩哥在这种事儿上能正经安慰他。

 

  出了机场,就看见刘浩他爸倚在车门上百无聊赖地抽着烟。见儿子拉着行李走过来,才站直了,掐了手里的烟。

  “不是说不用接么,都这么大人了,又不是回不了家。”刘浩看着他爸笑得无奈。

  “嗯,你也过年好。”男人语气里满是调侃,“你妈把我轰出来了,正好你又带对象回来,我寻思着过来捎上你们。”

  刘浩腹诽:老爹啊,你是不是又跟暗房里洗照片,忘了关煤气灶了……老妈不轰你才怪。

  “你怎么不把胡子刮刮?”男人随意在嘴前比划了一下。

  刘浩整个噎住了,“……我故意留的。”

  “……你这样看着比我都老。”男人嗤笑道。之后,接了两个男孩手里的行李放进车后备箱,打量着儿子的男朋友诚意地勾着嘴角笑。

  刘浩帮着他爸放行李,一个白眼能翻天上去,“真是谢了,老爸。”

  刘浩把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罗宏明礼貌地问好,年长的男人笑起来,随意地问起男孩的学业。罗宏明忽然就感到很放松。

 

  当初,刘浩的妈妈因为儿子跟家里出柜还嚣张得可以、完全不讲究方法的行径,差点儿没把他扫地出门。后来刘浩总结这事儿,就觉得自己当时果真是太冲了,连个缓冲或暗示都不给,出个柜跟闹着玩儿似的。还是年龄小,武断莽撞、不计后果。现在,他的母上大人在对待儿子取向这件事儿上,虽然还是百般无奈,但也基本释然了——人生是他自己的,怎么过,到底还是他自己做选择。

  罗宏明被那女人盯得有点儿虚,问过好之后就冷场了。他本来也挺内向,遇到这种气场的人更是有点儿懵逼。说真的,那会儿浩哥见他家人时怎么就能那么放松自然呢?他男朋友的妈妈让他联想到他爸最初反对的样子。天儿了,这种情况咋整?

  然后,他浩哥浑身“发着光”地就来救场了。

  “妈?老妈!差不多得了,你吓坏他了。”刘浩走近罗宏明身边儿,把他揽怀里,轻抚他一侧的手臂;又无奈地调侃一般地对他母亲说。

  女人最终还是笑笑,敛了气场,开始跟儿子的男朋友寒暄起来。

  紧张氛围突然没了,罗宏明顿时感觉有点儿脱力:这转场真是有点儿过于潇洒啊……

 

  刘浩在厨房帮着老妈做饭。两人本来没什么太密集的对话。他妈妈性格比较高冷,原则上的那一套,引导着她的行为举止都一向铿锵干练,从不拖泥带水。近些年是年龄到了,大概还能缓和一些。刘浩有时就想,也就是他爸这种过日子随性洒脱,对任何事都乐观包容的男人,能爱护这个女人这么多年,还天天觉得可幸福。虽然早几年跟妈妈闹得很僵,但刘浩心里一直是很在意她的看法的;母亲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很深,也教给他很多,别的不说,最基本的吧,比如做饭……

  “你笑什么呢?”女人看了一阵旁边不自觉挂着笑容,帮着拾掇案板上酱货的儿子,随意地问起。

  “笑罗宏明儿。”刘浩也没停下手里的活儿,“我教他做饭,他总也学不会。”

  女人脸上也漾起微笑,“你是真喜欢他,能看出来。”

  刘浩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妈妈好像从来没这么放松地跟他谈论过这种事儿。

  “一块儿经历了不少事儿。”他听上去平淡的语气中隐着余韵一样的惆怅,“原来是‘喜欢’,现在是‘珍惜’。”啧,是不是有点儿矫情了?

  “这孩子挺不错的,很实在,招人喜欢。”女人往锅里倒油,遇热的液体微微沸腾。“你长大了。”静默了几秒,她又轻轻感慨道;好像自言自语,却在舒适的安静中温吞吞地流进那已经长大、成熟了的男孩心里。

  之后,母子俩又断续谈论起刘浩工作上的事儿和罗宏明以后大概的计划;聊些日常的琐碎、生活中时刻伴随的隐隐的迷茫,还有些一旦往深了谈就感觉生无可恋的奋斗着的年轻人必然要面对的问题。他妈妈到底是疼爱儿子的,说,你们俩有空还是时常回来或者去明明他父母那边儿看看。跑腾累了,总归还是有父母可以倾诉。

 

  “PentaxLX?”罗宏明看着男人手里把玩着的黑色相机,框镜后的双眼被暗房里的红色灯光映得不太真切。

  男人闻声惊喜地抬头看那男孩,“挺识货。”

  罗宏明却羞涩地笑起来,“叔叔,我不懂胶卷相机。浩哥喜欢摄影,偶然跟我提起过您这个收藏品。他说一直想跟您讨来亲自上手试试。”

  男人大笑,“那小子惦着这架相机老长时间了,我说等他能赚钱自己买胶卷了就让他玩儿。”他又拿起手边的镊子将显影液里的底片翻面,“其实这也不是啥收藏品,不像那些挺贵的摆着看的纪念版,这个是使用级的,现在玩儿着还挺有情怀的。”然后他把镊子递给旁边儿的男孩,让他亲自试试冲洗底片。

  整个过程安静闲适,罗宏明乐在其中。这比做饭靠谱多了。

 

  挺晚的时候,罗宏明躺在刘浩人生前20年一直睡的那张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映出一圈昏黄光晕的吸顶灯。不知怎的,心里很踏实,像是一场“旅途”到了终点,最后叶落归根。他枕着手臂,转头看着坐在旁边儿写字台前回复着公司里动画组组长电子邮件的刘浩,就静静地看着他一阵,然后声音放松温和地说,这感觉挺神奇的,浩哥,我觉得自己好像就在这儿长大,跟你一起。

  刘浩立刻被这感叹攫取了注意力。他看着躺在那张床上的罗宏明笑了笑,言简意赅地收尾了邮件发送出去,然后关了电脑,爬上床,蹭到那人身边。

  他伸手小心翼翼地摘下罗宏明的眼镜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低下头缓慢地亲吻。

  节奏很慢,像是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挥霍;慵懒、温柔、悠闲……暂时地忘却空间和现实。

  刘浩抚摸着跨坐在他身上的人儿的腰腹——熟悉的触感,却次次都能产生新鲜感。他看着在他身上缓慢骑乘起伏,仰头露出脖颈的人儿,那随着喘息隐现的脊上凹口和锁骨上窝里积蓄起少量晶莹的汗珠;一阵从心底涌起的爱意强烈地沸腾,久久地喧嚣着,让他的眼眶酸涩,让他的心幸福地疼痛……

  他在罗宏明减小了起伏程度,明显有些乏的时候,一个挺身坐起,将他抱坐在怀里顶弄几下,引出那人儿冲破自制的细碎呻吟——

  刘浩立刻吻住罗宏明,又贴着他的唇小声说,“嘘……爸妈能听见。”

  罗宏明马上搂住他浩哥的脖子,脸红着咬住嘴唇,埋进他的肩窝。

  他被刘浩压在身下攻城略地。那长驱直入的触感沉重缓慢地贯穿他,却带着无尽的温存。他渴极了一般地呼吸着,牵带出细小的隐忍的呻吟。刘浩轻轻将手掌覆在罗宏明的嘴上。

  这简直跟偷情似的。罗宏明突然一阵想笑。

 

  第二天早上,刘浩满心幸福地给仍在睡梦中的罗宏明掖好被角,然后自己起身去洗漱。之后路过客厅时看见正跟阳台上浇花的老爸,便一身舒爽地溜达过去问早。

  “早啊,老爹。”刘浩乐得跟花似的。

  “嗯,早。”男人看了儿子一眼,回应着,继续着手里的活儿。

  一阵和缓的静默。

  “那个……你俩……”男人想了一会儿又开口,“咳,昨儿晚上睡好了么?”

  刘浩有点儿莫名其妙,“挺好啊。”

  “嗯,行吧。”男人拿着水壶走开几步,又去浇另一盆花,“动静儿挺大。还是注意安全哈。”说完就无奈地笑。

  哎呦我擦,这也行?!刘浩憋着笑逃离了这尴尬的场面。

 

番外完


评论(16)

热度(38)